好看小说尽在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!

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> 腾讯游戏平台公测>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> 天价老公霸道宠 > 第18章 囡囡住院

第18章 囡囡住院

唯一 2020-03-04 22:29:48

言清浅走入咖啡厅,一眼就看到了许涵博。

许涵博抠门的只给他自己点了一杯咖啡,见言清浅前来,他也不废话,掏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协议书,要言清浅签字。

言清浅粗略的阅读了一下,果然是各种不公平条款,要求她把言家的财产全都划到许涵博的名下,让那些不义之财全部都变成许涵博的合法所得,而言清浅将会彻底与言家没有关系。

“不要脸……”言清浅的手指甲掐入手心,留下一道道红痕,她猛然抬起头,冷冷地瞪着许涵博,把协议书揉成了一团。

许涵博阴森森地笑了:“怎么,不想签了?你不想签也得离,快给我签!”他粗暴地一拍桌子。

言清浅想到囡囡,双眼噙泪,默默地将协议书展开,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好了。”她轻声道。

许涵博一把抽走了协议书:“走,跟我去法院公证。”起身就要走。

“等等!”言清浅叫住了许涵博,他一脸不耐地转过头:“干什么?”

“囡囡呢,我要听见她的声音,我现在就要见她!”

许涵博面色微变:“急什么,你先跟我去公证了协议书再说!”

“不!”言清浅拒绝了,她充满怀疑地看着许涵博,质问道,“你是不是心虚了?你是不是在骗我?许涵博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嘴脸的人,你要敢耍我,我跟你没完!”

许涵博更加不耐烦,骂骂咧咧地掏出手机,装模作样地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打开免提:“你不是要听吗?你听!根本打不通!”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候再拨……”机械的女声被许涵博挂断了,他摊摊手,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。

虽然许涵博装的很虚假,可是言清浅还是不敢拿囡囡的安全开玩笑,只好先暂时顺着许涵博的意思来。

但没想到,她刚刚跟着许涵博走出咖啡厅,就看到姜维德正冷着脸朝自己走来。

言清浅有些惊愣,他,不会是来找自己的吧?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?他跟踪我?

“喂,发什么愣呢,跟我上车啊!”许涵博见言清浅看着远处出神,不满地推了言清浅一下。

“别动我!拿开你恶心的手。”言清浅不情不愿地将房产证拿了出来,交给了许涵博。

“你以为你还是言家大小姐啊,一堆的臭毛病,别以为你有了姜维德做靠山就可以无所不能了,等他玩腻了你的时候你就等着睡大街吧,真是受够了你这个女人。”许涵博抱怨着,手中的协议书却被别人抽走了。

“谁――”许涵博转过头,看到一个身材高大、一身高档西装的男人,手腕上戴着的名表一看就价值不菲,不会比一套房子更便宜,此刻,他正用冷冽的目光盯着自己。

许涵博张开大嘴,难掩震惊:“姜,姜少……”

“言清浅,你是不是脑袋被车撞了?”姜维德冷冰冰地质问道,言语中不仅有指责,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无奈。

“我……”言清浅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许涵博害怕的不行了,赶紧道:“姜少,你听我解释,我绝对不敢打你女人的主意,这都是误会啊,误会!”

“姜维德,囡囡在他的手里……”言清浅不理会吵闹的许涵博,轻声向姜维德解释道。

“哦?”姜维德眉头一挑,“是么?我给幼儿园打了电话,囡囡好好的在那里玩呢,哪有在别人手里?”

言清浅一听也傻眼了,顿时明白自己是因为太心急被黑心的许涵博忽悠了,她转身一脚踹在大呼小叫吵个没完的许涵博的身上:“闭嘴!你个骗子!我和你没完!”

许涵博一头冷汗,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,虽然言清浅很好忽悠,可是节外生枝,姜维德竟然来了!他可不敢得罪姜家!

许涵博咬了咬牙,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:“姜少,我错了,我不该骗你的女人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,邵家家主死了,子瑜落下了残疾,又分不到邵家的家产,为了给她治病,我才想出这个办法,况且言清浅都有你这个金主了,言家的家产对她也无所谓吧……”

“你胡说!言家的家产再怎么说也和你无关,这不是你对它打主意的理由。”言清浅气愤无比地说道。

姜维德没有理许涵博,拨通了囡囡幼儿园的电话,在等待接听的几秒钟里,言清浅几乎屏住了呼吸,攥紧的手心里汗津津的。

姜维德和电话那头说了几句话,叫囡囡来听电话,然后,他打开了免提。

当熟悉的“妈咪”的声音响起的时候,言清浅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泪水夺眶而出。她抢过姜维德手里的手机,对着电话那头大声说道:“囡囡,是我!我是妈咪!你还好吗!”

过了片刻,对方才回话,回答的声音另有其人,听起来是个中年女子:“你好,请问是病人家属吗?”

“什么,病人?”言清浅愣住了。

对方耐心地重复道:“是病人言囡囡的家属吗?”

“是,是!她是我女儿!我女儿怎么样了,她为什么住院了?”

“现在还在检查中,检验结果下午就会出,她在幼儿园晕倒了,可能是有点低血糖,具体情况要等检查报告。现在她已经醒过来了,正在挂着葡萄糖休养,你现在方便来一下医院吗?”

一听到“晕倒”两个字,言清浅就无法淡定了,她拿着手机的手不断发抖,内疚与心疼让她几乎无法站稳,都怪自己,听信了许涵博的鬼话……

愧疚与自责填满了言清浅的心,姜维德见她情绪不稳定,就毫不客气地夺走她的手机,简单询问了几句就挂了电话。

“囡囡……”言清浅欲言又止。

“别急,”姜维德转头看向被晾在一旁的许涵博,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,看的许涵博浑身发毛,“先解决眼前的事。”

“姜少,有话好好说啊……”许涵博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言清浅长舒一口气,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囡囡就算住院,至少可以保证安全,总比落到许涵博这家伙手里好。再次看向许涵博时,她已经无所顾忌,没有什么好怕的了。

“许涵博,你现在还想骗家产?你拿我囡囡要挟我,根本就是在骗我!你那低级的伎俩,根本就经不起推敲?想要家产,没门!”言清浅恨恨地瞪着许涵博。

姜维德冷笑一声,随手将刚才从许涵博手里夺走的协议书撕成了碎片!

然后,他冷冷道:“别再让我看见你,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

这是不露声色的威胁,用无人能及的手段魄力与精明,让许涵博不得不屈服,比起许涵博那种虚张声势的威胁,不知高到哪里去了。

许涵博面如死灰地坐在地上,姜维德懒得再看他,转身牵着言清浅的胳膊离开。言清浅还没反应过来发生的一切,目光呆滞地跟着姜维德离开了。

直到走出咖啡厅,言清浅都没回过神来。直到,姜维德把车停在了她的面前。

“上车。”他简略地命令道。

“你要送我见囡囡吗?”

姜维德不置可否的微微颔首,言清浅便兴高采烈地上了车:“谢谢姜少!”

但是,上了车,她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在咖啡厅?还有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这已经是数不清第几次姜维德主动帮她了,她就算脸皮再厚,欠人情也让她很不好意思了。

但姜维德显然并不打算回答她。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,目视前方,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反问:“你就那么想知道?”

言清浅“嗯”了一声,姜维德似笑非笑地回头看了她一眼,把她看的浑身发毛,顿时不敢再问了。

真是个无比奇怪的男人。

姜维德的车停在了医院门口,言清浅下了车,以为姜维德会直接离开,没想到,他却和自己一同下了车。

“走啊,愣着干什么?”姜维德见言清浅惊讶地回头看自己,有些不耐烦,这个女人怎么总是这么大惊小怪?

“哦哦,好。刚才你有没有问,囡囡在哪个病房?”

“203,4chuang。”

推开病房的门,言清浅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房最角落的chuang上的囡囡,她焦急地跑过去,却发现囡囡正熟睡着。

不忍打扰,她转头去找护士:“请问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

“小家伙真可怜,哭着要找妈妈,现在才刚刚睡过去,送她来的幼儿园老师刚刚走了。”护士一脸严肃地说道。

“啊?!”言清浅的心里更加难受了。

护士仍旧说个不停:“你为人父母,怎么不好好照顾你女儿呢,她才这么小!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父母了!”

“不负责任”这几个字,像一记重锤敲在言清浅的心上,她捂住嘴巴,眼泪从眼眶溢出,心痛到无以复加。

囡囡,对不起……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| 下一章

章节 X

第一章 你对我的女人有什么不满 第2章 做好我需要您做的事情就好 第3章 能做的就是涌泉相报 第4章 酒会上的小妖精 第5章 早早出现的危机 第6章 第二个目标汪岄的出现 第7章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

设置 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 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