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小说尽在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!

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> 腾讯游戏平台公测>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> 还你一生幸福 > 第9章 释疑

第9章 释疑

江影月 2020-03-04 22:30:45

李忆站在那里,看着病房里人仰马翻的乱象,沉声问:“这又是怎么呢?晓波你怎么把针也拔了!”

李忆边说,边过去把输液调节器给关了,转过身来又说:“你俩在闹哪出,都坐在地上,一会着凉了就开心了?”

他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怨气,我还是听说他的弦外之音,曲晓波的肺上的伤势未愈,如果此时也冷着了,只怕麻烦还真会不少。

曲晓波的双臂还是环绕在我身上抱着我,我低头发现他刚拔针的手臂上,针口还在流血,刺眼的红色滴在地上,我惊叫了一声:“你在流血。”

李忆听了,目光也迅速落到曲晓波的手背上,脸色一白,急忙说:“曲晓波,你真会添乱……”

话没有说完,上前就用拇指替他压着手上的针口止血,又转过脸来冷冰冰地对我吼道:“闹够了吗?可以起来没有!”

李忆的性格一向是冰冷不苟言笑,不过也鲜有生气发火的时候,今天他的火气这样大,我也不禁有些胆怯,伸手把曲晓波环在我身上的手臂推开,就要准备自己乖乖地站起来。

这时,李忆也伸手扶着曲晓波从地上站起来。

突然间,我觉得腰间的一阵剧痛,接着全身也酸弱无力,整个人使不上劲,又要跌坐下来。

曲晓波就在我的身后,马上手疾眼快地拦腰把我抱住,但我身体瞬间的重量都压到他的身上,他也站不稳,一下子我俩又重新跌倒在地。

这回他仅仅地护着我,我只是倒在他的身上。

李忆也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,“这是怎么呢,文萱你受伤了?”

我点点头说:“是,腰痛得厉害,站不起来。”

“怎么突然受伤的?刚才摔坏了?”李忆皱眉看着我说。

曲晓波扶着我在地上做好,抬头对李忆厉声说:“把车chuang推来,带她去拍片子。”

李忆这时才如梦初醒一般地出去安排,进了CT室,我看到曲晓波也跟着进了医生工作间。

拍完片子,李忆推着我的车chuang出来时,看到曲晓波也正从医生工作间出来。

晓波的脸色很不好,苍白的脸上笼罩着厚厚的乌云,上前就捉住李忆*前的衣服质问:“你之前不是说,她的腰肌劳损已经没事,才让她出院的,怎么现在变成了椎间盘突出了?”

李忆有一种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,然后才思索地说:“不会吧,上次的片子都没有说他骨头有问题的。”

“但现在就是看到片子就是有问题,你怎么解释。”曲晓波的语气充满了戾气,眼中也带着怒火。

李忆再次看着我,有点无辜地说:“可能是刚才受伤了。”

曲晓波还是摇头,“看片子不像,已经有骨质增生了,不是刚才弄的,而且刚才我看着摔下去,情况不至于这样严重。”

这回李忆没有办法了,转身来问我:“文萱,你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不相信我会误诊。”

刚才看着两人在吵,我一直在插不上话,现在被李忆质问,我只能实话实说:“可能是之前在酒店干活时,每天跪着拖地板,弄伤了。”

李忆松了一口气,表示自己是无辜,但曲晓波的脸色就更加地难看了,沉着声说:“安排她住院做理疗,一定彻底养好了才能出院。”

这时李忆又苦了脸,喃喃地说:“椎间盘突出是慢性腰痛,哪能说养好就养好了,主要是靠她自己平时多注意。”

曲晓波又瞪了他一眼,冷泠地说:“你自己想办法,这点小病也治不好,你也别当医生了。”

李忆对着我摊摊手,带着几分自嘲地说:“那我把她当祖宗一样供起来,绝对地卧chuang制动可以不?”

我还没有说话,曲晓波又冷冰冰地说:“那是你的事,把病治好就行。”

曲晓波本来住的VIP单人病房就很宽敞,李忆干脆就让人在那里加了一张病chuang,让我也住进去,用他的话说,让他自己看着放心,以后别再怨别人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基本上是白天我被送到理疗室做针灸推拿,曲晓波留在病房里输液。

在一天午后,我做完理疗回来,他也结束了一天的输液,我躺在chuang上休息,他却来到我的chuang边,在我的chuang沿上坐下。

我哪怕是不情愿,也只能往里面靠了靠,他开口了:“说说吧,你说那情书是你的耻辱是怎么回事?”

转身看着他,他的态度很诚恳,让人不忍不责骂他,我咬了咬嘴唇说:“难道不是你做的,那情书后来被人贴到了学校的公告栏上,让我成为了全校同学的笑柄。”

曲晓波听完,眉头锁得很深,隔了很久才说:“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我的情书大概放在你抽屉后的一周吧。”我说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来问我,你觉得我会这样没有风度,做这种下三滥的事?”曲晓波的语气充满了戾气。

但我也生气了,明明他是理亏的一方,为什么好像我做错了事一样,撅起嘴来说:“出事后,我跟濮宁都找不到你了,你宿舍里的人说你已经出国深造了,这样做,不过是为了告诉我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,不自量力……”

也许是错觉,我觉得曲晓波眼中的光茫明显就暗淡下来,嘴唇动了几下才缓缓地说:“那时你们也没有去找李忆?”

我回忆了一下才说:“那段时间,好像没有见着他。”

曲晓波叹了一口气说:“不管你信不信,把你的情书贴在公告栏上这件事,肯定不是我做的,也绝对不是我让别人去做的。”

“那我给你的情书,怎么会落到别人的手里?”我还是厉声问。

其实我已经是相信曲晓波的话,他一直是一个较真的人,从来不会信口开河,所以他否认的事,应该就真的没有做过。

他的眉头锁成了深深的川字,叹息一声后还是说:“这里面的原因,我现在也不清楚,不过当年学生会办公室抽屉的钥匙,其实不只是我有,当时的副主席吴强也是有的。”

“你怀疑是他做的?”我不满地问。大学时,曲晓波跟吴强在学生会工作上就经常有分歧,不过最后屈服肯定吴强,但如果说,那信吴强贴出去的,然后我还接受他的求爱,这事我想着就感到可怕。

曲晓波摇头说:“不一定,多半不是他,那时我们都看得出来,他是喜欢你的,如果真是他做的,他冒的风险太大了,弄不好就会失去你,这不是他的性格……”

我们还在说着那陈年往事时,突然间,我的手机响了,居然是吴强的表妹张绮的电话,我犹豫了片刻后,还是按下接听键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| 下一章

章节 X

设置 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 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