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—最优质,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腾讯游戏平台公测 > 短篇 > 嫂嫂情人

嫂嫂情人

嫂嫂情人

5.0

手机阅读

时间:2018-11-20 17:21

评语:阅文无数眼前一亮,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小说,情节设计的及其很精彩,非常吸引人,是一部值得推荐收藏观看的好文

她苏止岫不美,不妖娆,不妩媚,相反还是个木讷的人。她随遇而安,她不争不妒,倒不是她心如止水,只是她会认命,也会感恩。她的命该如此,混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不易,她要不了更多的东西。只是,那个人却说,你忍,是未到忍无可忍。是吗?苏止岫倒真是觉得自己耐心渐渐消失了,大约就是从那个男人轻笑着出现在荼靡花架下的那一刻起。她懵懂,可非傻子。他是什么人,她猜测,也能知晓个大概。她是认命的人,知道他的殷勤是出于什么,她不是十五六岁的丫头。可是,那心里萌动的又是什么?当还算安静的魏府里渐渐起了血雨腥风,她知道,自己终还是忍不了了。嫂嫂情人主角是魏白秋,苏止岫,文章写的很是不错,老铁为大家带来更多精彩章节免费阅读,喜欢的小伙伴们一起来看看吧!

精彩章节

  轻轻的敲门声,乱了一园子的缠绵雨色。

  这院子是魏白秋最中意的,亲自题了匾,取名为归田园。平日里兴头上来了,也会在这儿住上几日。这院子也是一般人进不了的,除了袁婉,止岫,也就几个贴身的小厮丫鬟罢了。即使是贵客临门,却也不一定住的进去。

  而现在,魏白秋把这院子给了楚重帆,算是让他长住了。还有件惊动的事,便是拨给楚重帆的小厮。桓水和静穆是跟了魏白秋好些年的,是心腹里的心腹,这下,魏白秋却把静穆拨给了楚重帆,让他伺候着。楚重帆一待不知多久,这静穆怕是要跟楚重帆好久。

  这事一出,下人们不禁好奇起这从未出现过的楚重帆到底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,和他拴在同根线上的止岫,也成了众人议论的,下人们对这两人的态度,也就更恭敬了起来。

  而现在,静穆心里也是有点忐忑。

  平日里魏白秋看上去是最爽快的人,他总是带着笑,高大俊朗,但一旦脸色平下来,总有点不怒自威的味道,是个厉害角色。他对自己有恩,又如此高贵,静穆也自然伺候得上心。

  可这楚重帆不一样。楚重帆平日里总是淡淡地笑着,笑得如莲花半开,竟比女子更好看上几分,那眼睛黑白分明,总有一点点的清冷,一点点的亲和,看上去分外地温文尔雅,却让静穆从心底里害怕。

  这楚重帆,到底是什么人?

  私下里,下人们也在传着,那日家宴上,钱芹草的失态,大家都看在眼里,这楚重帆从未到过魏府,这钱芹草足不出户,怎么着就有了关系?

  还有手上的帖子。静穆叹了口气,只得敲门。他才代楚重帆到魏白秋那里取了几本书,刚好就被正在魏白秋院子里的钱芹草拉上了,送了这帖子来。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,多半也是邀请家宴一聚。

  “静穆?”里面微扬的嗓音,和轻微的脚步,即使是静穆也不得不说,这楚重帆,可真是极雅致的人。

  门开了,里头的楚重帆已然起chuang了,但是仍是一派懒散。春日尚寒,又有些雨,可楚重帆只是套着一件中衣,头发还披散着,若不是眼中清明,怕还真让人以为仍是高卧之中。

  “公子,静穆回来了。”静穆低头行礼,转身进了屋子,想关上门,却见楚重帆伸手一挡。

  “公子,这天还寒着呢……”静穆一愣,连忙关切的道。

  楚重帆跨出房门,伸了个懒腰,倒不在意的样子,回头就是一个书卷气的笑容:“这春寒料峭不假,**宜人也是真,归田园,也亏得白秋有如此雅兴,我怎么好让这地俗了?”

  静穆只觉得这楚重帆眉头一弯真是让这一园子景的神韵都动了起来,当下无话可说,便机灵地搬了檀木小几何酸枝木的躺椅出门,放在了那回廊里。

  两人都喜欢这归田园,自然是有道理的。归田园虽不大,可是五脏俱全,这小小的一个院落,粉墙黑瓦一派水乡风味,墙头被绿葛藤芜缠绕的密密实实,只露出一点点斑驳的墙色来。这院子当中便是一座吊脚木屋,屋子立于水上,这设计也精巧,从岸边到楼上,用一条原木架着的浮桥相连,周围还立着些荷叶,鱼戏莲叶,很是风情万种。而屋子周围幽篁扶疏,衬出一片清幽来,一条石径外通,中还有几只雉鸡,很有些田园气息。

  而此刻,一片青翠,蒙着细细的雨丝,的确有世外桃源的味道。

  静穆怕楚重帆冻着,替楚重帆取来了一件长袍,还泡了一杯热茶。楚重帆不置可否,斜坐在躺椅上,眼神比雾气雨色更迷离。

  “公子,这……老夫人叫静穆给公子捎了一张帖子。”静穆站在他身后,恭恭敬敬地地上拜帖。

  楚重帆好像不甚意外,取了过来。那帖子虽是给外人的,却不是正经的规格,让静穆多少有点意外——倒像是府里那些女眷相互递的帖子似的。那帖子就一张月白小笺,从纸封里露出一个角来。楚重帆抽出了,略一翻看,一笑,又放在一边,继续看这春雨之景。

  那帖子并未怎么放好,楚重帆本就坐在回廊之上,小几更是靠外,这一放,春雨迷离,渐渐地把那帖子打湿了一角。楚重帆则捧着茶,神态淡定,如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“公子……这?”静穆见他良久没有反应,又犹豫地问了一声。

  楚重帆沉默地看着雨,好一会儿才说话,却是问:“静穆,叫你取的书,可拿了?”

  “是,给公子拿了,爷说这几本公子必定能够喜欢。”静穆连忙把刚才随意放在屋里桌上的书取了出来,递给楚重帆。

  “嗯,白秋向来知道我爱看什么。”楚重帆看了看名字,微笑起来,似乎颇为满意,“明日里我要同白秋去商号里看看,你别忘了,把这书带在车上。”

  静穆连连点头:“回公子,这静穆是断不敢忘记的。”

  楚重帆点点头,把书放到一边:“这便好,我有些饿了,早上的白玉粥凉了,我怕是吃不了。”

  静穆聪明,回答道:“公子,厨房里每日会给老夫人备一些荷叶薏米粥,公子是不是来一碗?”

  楚重帆又点点头:“也好。”

  又是静默。

  静穆有点不放心地看看那帖子,没说什么,出门吩咐外头的伺候着的丫鬟兰筑她们备早饭去了。男女有别,按魏白秋的说法,楚重帆是个洁身自好的人,院子里虽有兰筑、晴峰、紫椽并缭儿四个丫鬟,但并未放在院子里,只让她们平日里在外院候着,让静穆贴身伺候罢了。也就一会,静穆便领着兰筑撤了那凉了的早饭,又退了出去。

  楚重帆这才又拿起了那帖子。

  帖子里的字很娟秀,从魏白秋的家书上,楚重帆看过这字,多半是袁婉的字迹。

  袁婉,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,只是到底是大家闺秀,还少了分老辣,温和了一些。

  大家闺秀。楚重帆又想到了什么,眼神微微黯了一些,复低头看那帖子。只见里面是钱芹草的邀请帖。

  邀请他参加家宴?这一下子,就把他拉拢了过去。这袁婉的一张帖子,写的滴水不漏面面俱到,又算是把他当做了自己人,这魏府也真是不安宁。

  可这家宴,苏止岫,可会去?楚重帆忽然就有了兴味,招招手,把候在一边的静穆叫过来。

  看他终于对这帖子有了兴趣,静穆放下点心,这老夫人可是他开罪不起的:“公子,可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笔墨。”楚重帆一振衣袖站起来,径直往屋里走去。静穆不敢怠慢,便麻利地拿了文房四宝出来,研上了墨。

  楚重帆随意地抽了一张纸,倒也不忌讳什么,径直写了几个字,就甩给静穆:“你去吧,给白秋就好。”

  静穆点点头:“静穆知道了。”说完,便将纸细细折好,放入怀里,从一边的杂物房里取了把伞,走进了雨幕里。

  楚重帆似乎心情大好,坐回椅子上,竟爽朗地笑起来。

  静穆好容易按捺了好奇,出门,轻轻展开那纸,却见上头字迹扶疏,铁画银钩,好一笔飞白,寥寥数字。

  仰看白云之出岫,笑捧觥筹之丰醴。

  静穆的心咯噔一下。这白云出岫……四夫人住的可是出云院,闺名止岫,这不是说白了,慕了四夫人之名而去?倒是不顾老夫人和夫人的面子。

  静穆的脸不由得苦了,这楚公子,倒也不忌讳,他是个外人,又不是寄人篱下,老夫人对他也恭敬得过分……只是,这府里怕又要起事端了。叹口气,想这事也不是自己能解决的,静穆只得匆匆向魏白秋住的掸尘居走去。

  他平日里并不是低着头的,只是今日雨有些细密,斜着落的,静穆也就压低了伞沿,他走的时候有一些怔愣,蓦然看见一双绣花鞋出现在视野里,不由得大大地吓了一跳。

  仓皇举起伞来,却见面前的女子一身素白碎花的布衣,一张瓜子脸是灵透秀美,倒不是眼熟的。

  这是……静穆忽然想了起来:“可是四夫人房里的煮泉?”

  那丫鬟闻言一笑,笑起来可真是比桃花更娇俏几分:“正是煮泉,四夫人说,来这里找人,若是看见一个玉面的小厮,眉眼秀气又有些书卷气的,定是静穆没错。”

  静穆到底还是年轻,被这小美人儿一说,脸色有点红了,退了一步:“这……四夫人真是谬赞了。”

  煮泉嘻嘻一笑,露出一个酒窝:“哪里,我看四夫人说的真对,这哪像个小厮,明明是个少爷!对了,我是来找楚公子的,他可在?”

  静穆心下奇怪,虽然爷是说明了,让两人在一块商量商号的事,可这直接都找来了,莫不是太不讲究了些?

  煮泉灵透,当下了解了几分,又是笑:“就劳烦你给我指路吧,你看我们四夫人也真是,我刚来府里,并不认路,止纯少爷也是个不认路的,怎么就叫我陪着少爷来了呢?”

  静穆连忙再将伞提起来一点,果然,在后头一些,玉立着一个少年。

  只见那少年一身皂色衣袍,虽是式样简单,却也衬得修长挺拔,唇红齿白起来。那脸和四夫人倒有三分神似,也是干净清爽,犹如那雪水一般。静穆虽没常见,却也认得,那时苏止岫的弟弟,苏止纯。

  “静穆大意了,竟没有看见苏少爷!”静穆连忙退了一步行礼,这苏止纯也是个有才华的人,魏白秋并不常夸人,可对苏止纯,也是赞叹有加。

  苏止纯走路,竟然是无声的。那一个玉立少年翩翩走近,一张脸在雨里也清晰了起来。

  比苏止岫更平静的一张脸,眼里是微微的淡漠,冰雪一般。

  “哪里,是我和煮泉唐突了。”苏止纯微微颔首,很有些风度。静穆觉得实在是蹊跷,怎么这一下子,院子里就热闹了起来。照理,苏止纯是极少进魏府的。

  “既然楚公子在,那我和止纯少爷就去拜访。不必顾及我们,看静穆可是有差事在身。”煮泉并不生分,笑眯眯地道。静穆连连称是,也就道了别,继续走了去。

  倒是苏止纯经过的时候,略略瞟了那张帖子一眼。静穆直道自己疏忽了,又不能当面收起,也就擦身而过。

  他分明看见了苏止纯略皱起了眉头。

  算了,这不是他能担心的事情。静穆压下心头的不安,径直走向掸尘居。

  静穆和桓水虽然是一同伺候魏白秋,却不相同。桓水多少有点孩子心性,但八面玲珑,一双眼睛看的比谁都清楚,圆滑如油。而静穆则安静,虽是看在眼里,却如同算盘珠子,拨一下动一下。

  所以爷才派他去伺候楚公子的吧。说不难受,也是假的。原来静穆总有些觉得自己主子待自己不太一样,现在看起来,到底是桓水机灵一些。

  想了想,静穆的心就有些灰了。

  想着想着,也已经到了掸尘居。静穆看着早就熟悉的屋子,居然有些郁郁的。

  “静穆,你回来了?”静穆才一探头,就听里面清脆的嗓音,一抬头,果然看见桓水顶着一张讨喜的脸蛋迎了过来。

  静穆有些尴尬,此刻他居然不知道怎么接话——若是以前,他俩是最亲近的,如今,倒也有些嫌隙了。

  桓水毕竟是聪明,立刻感受到了,手也一僵,随即又欢快起来:“爷,静穆回来了。”说着,便拉着静穆走向里屋。

  里屋里并不止一人,魏白秋已经起了,穿着便服,正和钱芹草说话。袁婉也坐在一边,笑得得体。

  看到静穆进来,屋子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点紧张。钱芹草最沉不住气,当下站了起来:“楚公子可答应了?”

  静穆有些哑然,不敢拿出那张请柬,可袁婉眼尖,已经微微一笑扶着钱芹草坐下:“娘,静穆不是拿了回帖来么?”说完,又对雅园使了个颜色,雅园便上来要接那一张小笺。

  静穆沉默了,只得递上。

  雅园拿了小笺递给魏白秋,袁婉的面上倒还冷静,钱芹草简直要扑了上去。静穆不禁有些头痛。桓水在一边用手捣捣他,眼里露出一抹询问。

  摇摇头,静穆依然低着头,不说话。

  桓水却看见魏白秋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。

  “娘,重帆答应了,你也别那么紧张。”魏白秋收起那张纸,顺手放入袖里。袁婉秀气的眉头挑了一挑,若有所思地看了静穆一眼,便赔笑着望着明显松了口气的钱芹草。

  钱芹草的脸忽然就红润了不少:“那也好,也好,婉儿,吩咐厨房,今日的宴席可要好些。”

  袁婉自然答应:“娘,今日人又不多,不过您、楚公子,还有爷并我四个罢了,厨房怎么会连这都准备不好?您便放心了。”

  魏白秋敲敲桌子:“五个。”

  钱芹草惊讶地回看,可袁婉的脸,却一下子变了色。

  魏白秋有点头痛地抚额:“加上止岫。”

  袁婉慢慢地直起腰来,深深看了静穆一眼,不说话。

  钱芹草抿起唇,显然有点不满意:“叫她做什么?她不过是一个妾,怎么上得了这宴席?这也太不合礼数了。”

  魏白秋这回倒是恢复了正常,眉眼已是平常的泰然自若:“娘,孩儿可是把商号交给重帆和止岫了,怎么能落下她。”

  “你不说这事倒好,说了我便生气。”钱芹草皱起眉头,站起来,袁婉连忙扶着,“这苏止岫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?她胆小怕事,也没什么本事,你怎么就敢把商号交给她管。”

  魏白秋闻言,略挑了眉,然后微微笑起来。

  其实静穆是着实害怕魏白秋的笑的。这点,楚重帆倒和魏白秋有三分像,这一笑,都是清清淡淡,说不出的温文,却很有点冰冷的味道。

  魏白秋扫了袁婉一眼,道:“娘,孩儿分身乏术,何况,孩儿做的决定,什么时候错过?”

  钱芹草是懂得这个儿子的脾气的。听他如此说,钱芹草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左右他的想法了,也就算了,多亏她此刻一门心思全在楚重帆身上,也懒得计较。

  袁婉却是暗中咬住了唇。虽不是自己的错,恐怕,魏白秋是把这事,算在她头上了。

  “行了,我也乏了,我先回去。”钱芹草心情还算不错,走了两步,拨开袁婉的手,“婉儿你就伺候着白儿吧,你们小夫妻也有两日没见着了。”

  “还是让婉儿伺候着您吧,孩儿还有事做。”魏白秋振衣起身,并不在意地驳了袁婉的陪伴。袁婉脸上不是很好看,但是也只能陪着钱芹草。

  见他并不关心,钱芹草也不甚满意。毕竟,她是极喜欢袁婉这个媳妇的。撇撇嘴,钱芹草走了出去,乱棋也扶着她离开。袁婉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终究是提起裙摆,向外走去。

  “婉儿。”魏白秋突然开口,袁婉一愣,连忙回过头来,看着他。

  “府里事情多,你很辛苦,”袁婉已经是在门槛边了,略下了一步台阶,魏白秋此刻是居高临下,看她一张皎洁的脸仰视着她,如同山茶一般洁净动人,口气稍微软了一些,“你还是忙着府里的事情吧,别的事情,太累着你了。”

  绝了她插手苏止岫的路子?袁婉一双手捏着锦缎的袍角,捏的死紧,连指节都泛白了。

  “是,爷。”终究,袁婉还是微微地低下头,一副顺气的样子。

  魏白秋摆摆手,雅园就伺候着袁婉走了出去。

  屋子里只剩下魏白秋,静穆,和桓水。

  “重帆可真是给我难题……”魏白秋见没有了外人,摇摇头叹息,这不见外的态度让静穆心里一暖,因此也就忽然来了一句:“爷,刚才,止纯少爷去找楚公子了。”

  这话一出,桓水先愣了。

  倒是魏白秋,露出了惊讶的样子,后来,又是了然,好像还有一点欣慰。

  “倒是忘了,还有苏止纯。”魏白秋像是想到了什么,露出了会心的笑容,那笑容不同以往,是连眼神都柔软的。下意识地,他伸手抚摸手腕上的一串佛珠,那佛珠是沉香木的,又冷又沉,乌黑的,有润泽的反光。

  那是苏止岫亲手求来的。桓水眨眨眼睛,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close

猜你喜欢

精品短篇小说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 古言虐恋小说 女配逆袭小说
精品短篇小说
精品短篇小说

看惯了篇幅太长的长篇小说,是不是也想要来看一下短篇小说呢?想要看还看的精品短篇小说找不到?来这里,本次小编为大家收集了精品短篇小说大全,让看官们一次看个够!

查看更多>
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
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

想找到最好看的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,想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?本次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集合了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大全,让喜欢看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爽文小说的粉丝们,再也不用去苦苦的找漫画了。想看优质小说,就来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吧!

查看更多>
古言虐恋小说
古言虐恋小说

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,尤其是很是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说!愉快的点进来吧,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为大家提供了好看的古言虐恋小说大全!更多精彩古言虐恋小说,尽在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!

查看更多>
女配逆袭小说
女配逆袭小说

一本小说中总有女主女配之分,带有主角光环的女主总是无往不利,而女配不管多优秀,只要对上女主就一定会输,给女主当踏脚石,女配当然不愿意干啦!所以就有了女配逆袭这一词,干掉女主和女主的光环,摆脱属于女配的悲剧命运,就是女配逆袭小说的精华所在啦!

查看更多>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