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—最优质,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腾讯游戏平台公测 > 仙侠 > 极限大魔尊

极限大魔尊

极限大魔尊

5.0

手机阅读

时间:2020-02-11 04:30

评语:复杂又赤忱的感情溢余纸上,人物情绪写得很真实!激情洋溢,悬念丛生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非常值得一看哦!

落凤头陀公孙问大手一挥,哈哈笑道:“原来如此,赔罪可不敢当,只是老和尚这宝贝得之不易,老和尚知道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绝毒之物,估计着你这做大夫的或许能派得上用场,这才千里迢迢地送了来,要是再徒劳无功地带回去,岂不无趣了?”

柳寒卿连连拱手,殷勤地请他进了屋落坐,老妇很快掀帘而入,手里捧上热气腾腾的香茗,一双老花眼怔怔地望着椅子上的那副革囊发着呆,良久不肯离去。

落凤头陀公孙问见状,心知自己所携带的“宝贝儿”吸引了两人的兴趣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便索性吹嘘道:“柳老头儿,你不知道这宝贝玩意儿有多难弄到手,老和尚一时好奇,险些就要将老命断送在那地穴之中,费尽了千辛万苦,才堪堪讨到两杯……”

柳寒卿听得心痒痒,赶紧打岔道:“恩公,老朽早就听说七散尸鸠毒,乃南洋蛮夷所盛产,中土尚未有发现的前例,想不到北天山竟然有此等奇物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打了个哈哈,笑道:“要是没有,难道我老和尚还骗你不成,这宝贝常人得到,并无用处,必须要像你这种悬壶济世的绝代名医,才知道用药煨炼,才能令其发生非凡奇效。”

柳寒卿沉吟片刻,才唯唯诺诺道:“不错!恩公所言极是!此物,乃是天下第一奇毒,极是罕见,然,莫怪老朽嘴刁,恩公这回得到它,非但无益,若是一个不好,只怕反受其害啊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并没有表现出很是震惊的表情,却是赶紧道:“嗯。所以,老和尚这才老远地送来给你呀!”一面说完话,一面又站起身来,含笑,缓缓解开革囊,掀起了皮盖。

那柳寒卿伸长了脖子,恨不能将眼睛抛过去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。

落凤头陀公孙问三下五除二地褪开了囊套,其中,很快就露出了浑身赤红似火的宁无缺。

柳寒卿见了,犹如当头浇了一瓮凉水,先前的浓烈兴趣顿时云消雾散,取而代之的则是失望,有种被人捉弄了的感觉。

当时,他便将脸色一沉,怫然不悦道:“恩公!老朽敬重你有恩于我,怎的好多年不见,恩公你竟用这些卑劣的手段,戏耍咱们呢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不明就里,一扬残眉,道:“柳老头儿,此话怎讲?谁说老和尚在戏弄你?”

柳寒卿冷笑,道:“恩公果然本性难移,好善狡辩,敢问恩公,你方才所说的那七散尸鸠毒,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呵呵一笑,道:“柳老头儿,你且别忙着责备老和尚,先过来看看这位垂危的人,是被什么毒物所伤到的?”

柳寒卿脸色漠然,冷冷道:“此人唇黑面赤,全身浮肿,眉目不辨,定是被……”说到这里,倏然住了嘴,眼中忽然暴射出两股奇异的目光,谁也说不出那是什么。

落凤头陀公孙问却知道,于是,他便哈哈笑道:“果然不愧为冠绝天下的鬼医,这孩子所中的奇毒,正是毒冠天下的‘七散尸鸠毒’,吞下去的份量,恰好满两杯之多,老和尚若是替他解毒治疗,何难设法从他体内,提炼出那两杯‘七散尸鸠毒’来?我老和尚这回可没有乱打诳语吧?”

柳寒卿气得重重哼了一声,霍然立起身来,道:“恩公的意思,是要老朽替他解毒治病吗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点点头,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柳寒卿忽然仰天大笑,道:“七散尸鸠毒,天下已是无药可解,恩公,老朽奉劝你还是早些带他下山,找个偏僻之地,在他命门穴上补他一掌,也好落个痛快,省得他毒性复发之后,内腑遭受毒火熬练,到时须受尽千般苦楚,方得断气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听了,脸上阵青阵白,一颗心就好像拴上了块石头,一直向下沉着,然,他是个出了名的倔脾气,不见棺材不落泪,仍旧不肯死心,朗声叫道:“大凡天下一物必有一克,我就不信这狗屁的‘七散尸鸠毒’,当真无药可解!”

柳寒卿嗤之以鼻,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,恩公就请自己想办法,替他解毒吧,老朽真乃爱莫能助!”

“柳老头儿,我曾给这孩子吃了一粒‘涤垢丸’,便能使他四日之内,毒性未发,看来并不是无物可治。”落凤头陀公孙问坚持道。

“生生相克,乃自然界唯一之法则,凡,只能使用一次,现在纵有千百颗‘涤垢丸’,也万难克制他体内尸鸠毒了。”柳寒卿继续泼冷水。

“柳老头儿,你人称鬼医,医道通神,总该有个办法,可以救得他呀?”落凤头陀公孙问还是很固执,甚至还拍起了马屁,因为不习惯奉承话,自个儿刚说完,已经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。

柳寒卿摇头,苦笑道:“老朽的医术还未练到家,实在无计可施,恩公,你死心吧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见他软硬不吃,心里开始发急,思索片刻,赶紧从怀里取出了一面乌木圆牌,’‘啪’地拍在桌上,道:“柳老头儿,你可还认得这东西吗?”

柳寒卿瞥了一眼,神色不变,仍然冷漠着道:“这,正是老朽二十年前赠送给恩公的信牌,焉有不识之理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点头,道:“好!你记得便最好了!当年,你赠牌给老和尚的时候,就曾经答应过我,有生之年,以此牌为凭证,愿为我破例医一次病,这话,难道你就已经忘干净了吗?”

柳寒卿冷笑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老朽虽非君子,却也不是那种失信于人的小人,老朽岂能忘怀?然,眼下这孩子并非恩公,自然又另当别论了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吹鼻子瞪眼,气呼呼地站起身来,正言厉色道:“好个不近人情的柳老头儿,你要知道,这孩子与老和尚另有渊源,假如你能救得他的性命,便是相当于救了老和尚一命,一面信牌,老和尚平生也只求你一次,可好?”

柳寒卿仍不犹豫,断然摇头道:“恩公不必枉费口舌了,万事皆可为君效劳,唯独此事,老朽实在无能为力!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面沉如水,脸色苍白得就像远山上的寒霜,道:“姓柳的,你可别忘恩负义,当年若不是我老和尚,你这条老命,早就已丧在了祁连山中,救命之恩,如今只换你医治一个病人,你还不肯答应老和尚么?”

柳寒卿只是摇头,冷笑,见自己说不通,老和尚也听不进,便索性不再回答了。

落凤头陀公孙问两眼一瞪,厉声问道:“柳老头儿,你到底肯不肯医?”

柳寒卿摇摇头,脸上铺满了一片冷漠之色,好似被中秋月光倾洒。

落凤头陀公孙问的脸色,突然又转阴为晴,堆了笑脸,嘻嘻道:“柳老头儿,你还是医了吧!老和尚生平难得开口求人一次,你不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,只单单看在咱们相识二十年的情面上,今天老和尚开口求你,难道你真狠心……”

柳寒卿仍是不停摇头,斩钉截铁道:“恩公不必多说,老朽决不会答应的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怒火中烧,闪电般一探手,竟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,一把扣住了柳寒卿的穴道,沉声叱道:“老头儿!你还医不医?”

柳寒卿泰然自若,毫无惧色,仍旧冷笑道:“恩公,你就算是杀了老朽,也无法救得这孩子一条性命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吼道:“柳老头儿,你当真不医,老和尚怒起来,一把火烧了你这破房子,叫你辛苦一辈子积下来的药粉、药丸、药膏一股脑全烧个干净!”

柳寒卿并不害怕,冷笑道:“若是如此,老朽只有悉听尊便了,老朽人命尚不可惜,岂惜那身外之物?哈哈!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手上一紧,加重了几成力度,叱道:“你真的不要命了?”

柳寒卿挺起%膛,道:“你要杀要剐随便你,老朽若眨了半下眼,无需恩公亲自动手,定自毙当场!恩公又何必大呼小叫的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耷拉着脑袋,叹了口气,终于还是无奈地又松了手,苦笑道:“柳老头儿,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了,你何苦这般固执?蝼蚁尚且贪生,为人岂不惜命,好死不如歹活着,常言道: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……”

柳寒卿被他软硬兼施,惹得心烦,情急之下大声道:“恩公!实话对你说吧,七散尸鸠毒并非无药可解,你一定要*医他,眼下只有一法……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闻言,转忧为喜,忙道:“是什么办法?你快说出来给老和尚听听!”

柳寒卿冷冷一笑,道:“办法虽有,然,说出来,只怕你未必愿意照办。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最听不得人激他,当时就跳了起来,道:“只要有救命的办法,老和尚没有什么不愿意的。”

柳寒卿目光一闪,缓缓说道:“恩公,不瞒你说,这孩子现在已服过‘涤垢丸’,暂时护住了内腑,你如果一定要强行救他,唯有趁他在尸鸠毒尚还未正式发作之前,以你本身一甲子修为的内象功力,倾力打入他体内,为他施行佛门开顶之法,祛出尸鸠毒,洗髓易筋,脱胎换骨…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一听这话,浑身有如触电般一震,脱口惊呼道:“啊!这法子实在太……”

柳寒卿继续说道:“这种以毒攻毒、洗筋伐髓的方法,便是唯一救命的药方,但有两点注意事项,你却要仔细听好……”

他也故作神秘,语声略顿,方才一字一句地道:“第一,你在施展内功通毒,洗筋伐髓的治疗方法以后,全身功力,都将丧失殆尽,从此变成废人,并且,终生不能再练武功。”

“啊……”落凤头陀公孙问犹如身受晴天霹雳,浑身又是一个颤栗。

“第二,这方法只有十之八九有效,并非万全妙方,说不定你牺牲了一身功力,依然无法驱尽他体内尸鸠毒,那时候,你们难免一残一废,抱憾终生,这,就是我不能不事先告诉你的两点。”

这一番话,听得落凤头陀公孙问半信半疑,呆若木鸡,许久,许久,他都没有出声,似乎陷入了无限沉思之中。

这一回,却轮到“袖手鬼医’柳寒卿大笑了。

他眯着一双细缝小眼,揶揄着问道:“怎么样?恩公!我就说你未必愿意,果然有些为难了不是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的脸色“哗”地瞬间苍白,垂首黯然不语。

柳寒卿大感畅快,得意地又笑道:“老朽早就说过,世上之人,说大话的很多,真能舍己为人,仗义献身的人却很少,很少,何况是这种不敢保证会成功的大事呢!恩公啊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,两道异样的目光,眨也不眨地盯着椅子上形同火球的宁无缺,脸上一阵红,一阵白,显得十分激动。

在他心中,两种截然不同的念头,正彼此猛烈搏击着,难以决断。

椅子上的宁无缺,早已奄奄一息,不**形,他的性命,最多还有半日!

“这可怜而又可佩的孩子,他曾经答应过要救他,可是,难道真的要他…”落凤头陀公孙问暗想道。

柳寒卿忽然笑嘻嘻伸过手来,拍了拍他的肩头,道:“恩公,你一身修为,得来不易,要是就此白白浪费了,不但你不愿意,我柳寒卿也不绝不答应,还是尽快忘了它吧!只当没有这回事好了。”说罢,又哈哈大笑不止。

落凤头陀公孙问眼神呆滞,一动也不动,拳头握得更紧,指节也渐渐发白,看不见筋络,十指上的指甲,已深深掐进自己掌肉中,很深很深的印记随之浮现出来……

柳寒卿又在一旁添油加醋:“这中毒的娃儿是谁?跟你有何渊源?我老朽人一无所知,但我猜,他总不会是你的门人弟子吧?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木讷地摇了摇头。

柳寒卿道;“对啊!二十年前,你亲手所传弟子,尚且叛师背祖,不再视你为师,这人既非亲非故,更犯不上你…”

谁知,他这句本说者无意的话尚未说完,落凤头陀公孙问却浑身剧烈地一震,眼中精光激射,一把扣住了他的臂肘,言语激动:“老头儿!告诉我,假如我愿意以我一身内功修为替这孩子驱毒疗伤,一旦成功,我的武功悉数失去,他是否能够承受我全部的武功?”

柳寒卿惊愕万分地望着他,摇头道:“你要知道,那方法并非百分之百有效……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吼道:“现在不论成功的机会有多少,我只是问你,我失去的武功,是不是能够尽数转到他的身上?”

柳寒卿吓得一呆,接着重重点了点头,道:“这……理论上来说,当然是如此的……”

落凤头陀公孙问又道:“你可曾用过这种方法替人驱过毒吗?”

柳寒卿一头雾水,茫然道:“没有啊!”

”那么,你怎知道这方法只有十之八九有效,并非万全的妙策呢?”落凤头陀公孙问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因为激动,身子每处关节都在不停地响动!

close

猜你喜欢

武侠小说 热血小说 复仇小说
武侠小说
武侠小说

每个人心中都一个关于武侠的江湖梦!也曾幻想像可以像小说里面的江湖侠客一般,仗剑走天涯,笑看江湖风云际会,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,用文字带您走进一个武侠的世界!

查看更多>
热血小说
热血小说

热血小说贯穿着“友情、努力、胜利”的精神,不同年龄、不同性格的读者都能在热血小说中找到共鸣的角色。男性血液中带有的独特的热血小说!是否让你让你热血沸腾?

查看更多>
  • 我欲乘风
    我欲乘风

   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 / 牧野,王倩倩

    2020/03/05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孤魂收容所
    孤魂收容所

    灵异 / 柯烨,白小溪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重生之豪门狂妻
    重生之豪门狂妻

    玄幻 / 霍庭深,程颜惜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我的恶魔男友
    我的恶魔男友

    玄幻 / 苏智远,吴颜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血路之东方神起
    血路之东方神起

   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 / 熊伟,宋莹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异能赌神
    异能赌神

    异能 / 萧遥,火稚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复仇小说
复仇小说

想要看主角绝地反击?想要看复仇热血?想要看主角的崛起虐渣之路?来这里,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满足你的需要,更多精彩复仇小说,尽在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!

查看更多>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