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—最优质,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腾讯游戏平台公测 > 异能 > 拥抱死亡

拥抱死亡

拥抱死亡

5.0

手机阅读

时间:2020-01-19 10:13

评语:面面俱到。明畅开朗,《拥抱死亡》气势壮丽。整篇写的很好,故事曲折动人,情节方面设计的很精彩,值得一看。

之一:彷徨

白天的欢笑,衬着死寂的夜晚,永远都像两个世界一般。杜先生坐在窗边,嗅着夜晚的气味,看着越来越疏落的灯火。

逐一熄灭的灯光,就像无声息消逝的生命。他感觉不到冷热,无法体会夏日的暑意、深冬的严寒,连夜晚的凉风,对他而言也只是一道又一道灵魂的气味。

每当朗一和老奶奶都睡着,他会坐在窗边,陪伴夜晚。

一方面,他思索与挣扎,另一方面,他也在提醒自己,别忘了自己属于寂灭的黑……

朗一看起来精神奕奕,但,属于死亡的他,知道朗一将要走到生命的尾端。最终,不论愿或不愿,他都必须领走朗一的灵魂,留下冰冷的躯壳。

每一次经历这个过程,都会让他痛苦难当。而这痛,是他自己给予自己的。每当遇到疾病缠身的可怜灵魂,他就会无法克制地想给予希望,才会在夺走希望和生命的那一刻,感觉自己彷佛又濒死了一次。

如果,他学着其它人一样冷酷,不接触、不理解、不给予,那他可以永远不用痛苦。可他,望不到内心深处的渴盼,尽管必须一再经历再死一次的痛苦,他仍旧放不下。

最终,他是最残忍的那个,因为坚持,所以残忍……

他常想,如果当初他死于意外,让命运强横地夺走他的生命,那么他是否就可以更冷酷对待死亡?

这只是假设,他永远得不到答案。

这一夜,如同过去无数个夜晚,只有叹息陪伴无奈。

太阳升起,又是新的一天。

朗一醒来的第一件事,是看着窗外流泻进来的阳光,感受自己生命的又一天。

朗一知道,他的病只会好转,不会痊愈。所以,每一个笑声、每一个小小的景色,他都格外珍惜;而更多的,是感激。他本以为一生再没有欢笑的机会和权利,而现在,他有了可以宝贝珍藏的记忆。

这段时间是朗一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,以前健康时感受不到的感动,在这段时间,满满地填在他的心中。

回诊的状况太好,他开始可以接触比较多的水。洗澡也不再只有只到脚踝的水深,半个身子泡在水里,尽管时间不能太长,还是让他感谢起上帝的仁慈。

不过,当医生特准他可以走到户外,而不是只在院子里渴望外头的世界时,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湛蓝的大海。以前,他特爱冲浪……

杜先生想了想,最后还是受不了朗一一再恳求答应了,不过唯一的前提就是,只能看不能碰。

也因此,朗一展开了一个礼拜一次的看海生活。老奶奶一开始还有些担忧,后来跟了几回,发现杜先生很小心地不让朗一碰触海水,只在沙滩之外的海堤看海,加上朗一每次看海,都是满脸的心满意足,脸上的光彩和笑容,就彷佛回到以前那个不知道病痛为何物的小男孩一样。老奶奶感慨之余,又思及朗一剩下的岁月那么少,若能让他快乐,总好过闷在家里数日子。于是,老奶奶不仅不再反对,后来甚至放心得只让杜先生陪着朗一出门。

虽然每一次都是平安归来,但是朗一却敏锐地发现,每一次出门,杜先生像是一次比一次更紧张,带着担忧、带着严肃。他曾问过原因,杜先生却只说没什么。

真的是没什么吗?

这天,杜先生确认朗一睡着了,正想离开房间时,远方传来翅膀拍打的声音。

杜先生双眉拧起,看着漆黑中闪现的死亡死者。这段时间以来,他对它一点都不陌生。

这是这两个礼拜以来,第四次通知了。

杜先生面无表情地看着命令,面无表情地站着,直到一切再归平静。

回头,凝视着睡得安稳的朗一。

朗一的寿命早该终结,而他,却迟迟下不了手。朗一没有太多奢求,只是单纯珍惜每一天,这让他下不了手破坏这种单纯。他想多感受一些珍惜生活的感觉,想多感受一点温馨的情感。

那曾经以为离他很远,却因为朗一离他很近,勾起久远前他也曾有过,但逐渐淡忘的心情。

杜先生回到自己的房间,又如以往的习惯一样,坐到了窗前,看着窗外的黑。静静的,却令人难耐……

门,出来吧,我知道你来了。突然,杜先生叹道。

每当他在边缘挣扎时,门,那个领自己踏入这个世界的人,总是会来。

漆黑的房间,在声音落下时闪现了一道修长的漆黑身影。

你明知道我会来,不是吗?门也是一声轻叹。

当初那个渴望摆脱不幸的灵魂,如今还被自己的坚持紧紧捆绑,他怎么也无法抛下不管。

杜先生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窗外的黑。

见状,门走近,重复着每一次都会说的话:

终,你是亡灵接引者,不应该让该回归的亡灵继续在生者的世界逗留。

杜先生缓缓的勾起嘴角,无奈一笑:

我明白。

是啊!他是亡灵接引者是看得到死亡,看不到诞生;看得到绝望,看不到希望的死神……Death!

属于死亡的他,总是逗留在生者的世界。

门又是一叹:

那么,就把那孩子带走吧。这是生命的规律,谁都破坏不了。

杜先生沉默,低垂的眼帘掩住内心的挣扎,最后,剩下沙哑微弱的嗓音:

再给我几天时间,我会完成任务的。

明天,又是带朗一到海边的日子。只要多几天时间,他可以让朗一再多感受一次深爱的海洋,然后,再慢慢让朗一的病恶化,最后,他会……亲自带走朗一的灵魂……

那时,老奶奶会很伤心,而他,能做的却只能到这里。任务结束,他就不能再接触死者亲属了。

终,疾病只是死亡的手段,你不该一遇到被病痛折磨的人就心软。门无奈地道。

终对其他方式死亡的人,可以冷酷、可以果决,但遇到重病缠身的人,却总是犹豫不决。经过这么多次,门怎么会不知道终心里的挣扎,终把过去活着时的情感与坚持紧抱到这时,但,坚持、柔软,对亡灵接引者而言是不必要的。终必须尽快了解这一点,否则,他一定会把自己导向毁灭……

亡灵接引者的世界,是冰冷的。

门离开了,留下终一个人独自坐在窗前。

门说得都对,病中有太多强烈的情感累积重迭,那是他的遗憾,也是他的不平。忘了太多细节,他只记得,那不平与遗憾的情绪一直追随着他。要是可以抛开,他早就抛开了。

朗一不是他第一个接触重病濒死的人,但,朗一给他的感动却是最深的。看到朗一的每个情绪,他都像是重拾了生命。他总是不自觉地想,如果他也有一段可以珍藏的时间,他一定会选择像朗一一样,画出美丽的结局。

但,这是多余的。最后,一切都要结束,尽管再眷恋,片刻依旧只是片刻。结果,他除了叹息,还能有什么?

这是他离开重症区的第三个月。再度来到海边,朗一看着湛亮的海水,飞舞的浪花,突然想起这件事。

呼吸这么久自由的空气,他已经不想再进入重症区,不想再每天与绝望搏斗,即便生命只剩最后一秒,他也想看着蓝天……

杜先生站在朗一身后,表情却不像朗一那么轻松。以朗一现在的状态,停留在户外越久,风险就会越大,何况,不久前,他才接到另一个命令。

平静的大海上,濒死的气息正渐渐浓郁。

如果他还不想让太多人察觉朗一的状况,他必须立刻去执行这个命令。但,放下朗一一人,朗一的气味也同样会吸引其它的亡灵接引者。

这样的状况让杜先生为难。思前想后,只想出一个比较安全的方法:

朗一,阳光烈了,要不要先到车里休息一下?

如果是在那辆箱型车里,还可以稍稍掩盖朗一灵魂的气味。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去完成另一个任务,尽快回来。

不用了。我想多晒晒太阳。朗一仰着头看杜先生,心里却有些奇怪。

以前杜先生从来不催促他,总让他静静看海,今天却好像有些心神不宁。何况,今天的阳光并不特别烈,晒在身上正舒服,要是回去车里,岂不是浪费了?

杜先生压下心中的焦躁,微笑解释:

我担心你晒太久太阳对身体不好。

我们才刚到没多久啊!朗一不解,顿了一顿,想起一个可能性,这才问道:杜先生是不是有事情?

杜先生犹豫了一会:

也不算很重要的事,只是刚好到了这里,是有一点事要处理。

朗一捕捉到奇怪的词汇:

这里?这附近吗?这海边能有什么事情呢?

杜先生点点头:

是这里没错。

朗一低头想了一下,又问:

需要很久吗?

杜先生微微一笑,看起来有点神秘:

应该不需要。

朗一没想到其它,跟着就道:

那我在这里等你。

这……杜先生皱着眉,有些儿犹豫:你到车里等好吗?

朗一摇摇头,以为杜先生担心的是他的身体,立刻露出开朗的笑容,保证道:

放心!我不会靠近海的。天要是热了,我就会到你的车上等。

杜先生皱起眉:

但是……问题不在天热,但他又该怎么说?

见杜先生还在犹豫,朗一望了望湛蓝的海洋,又回头渴望地道:

我想多看点海。多感受一点活着的感觉。

闻言,杜先生思及这是朗一最后一次看海,不觉心中一软,暗暗叹了一口气:

好吧!

这附近并没有其它亡灵接引者活动的迹象,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……

之二:步往绝望

海面上,一艘双椲帆船飘飘荡荡。船上三个男人一筹莫展地瘫坐着。

怎么办?一个男人舔了舔唇,问出了这段时间不知道已经重复几次的问题。

他们已经迷失方向好几个小时了,穿着单薄T恤的身体曝晒在炙烈的阳光下,开始感觉到痛了。

等人来救。另一个男人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双眼却连眨也不敢眨一下,一直盯着海面,期待能看到船只经过。

如果有手机就好了……一开始问话的男子低声懊恼着。

第三个男人瞪了一眼,气闷地道:

带了也没用,根本收不到讯号。何况,帆船在浪尖上颠簸得厉害,溅了海水,哪还能用呢?

他们三人相偕驾着帆船出海,本是为了庆祝脱离家族独立的自由生活。一路上,三人轮流控制帆船,空闲的人则是各自娱乐,直到几个小时前,他们发现了海豚的踪迹,激动之余,一直追着海豚跑,等到过神来,却已经迷失了方向。

他们本来一直在可以望见陆地的范围内玩耍,所以根本没人携带指南针一类的东西,帆船上虽然有无线电系统,但不管怎么呼叫,却都像石沉大海,完全收不到回音。到现在,他们只能期望有船只经过,好让他们求救。幸好船上的水还充足,应该能顶个一两天吧!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无线电依然没消没息。拚命集中起来注意海面的精神,也开始涣散。

要是再不出现船,他们就要被热昏了。

啊!有船!一直望着海面的男人惊喜地跳了起来,却因为身体有些虚脱,险些栽了下去。

其余两人闻言,也跟着蹦了起来,一看,果然是有一艘船!

远远看,洁白的船体、笔直的椲杆,比例上偏高的船身,船型看起来竟像是游轮的模样。船头不见任何旗帜,但三人在海面上飘荡几个小时,好不容易看到这一艘船,哪管得了没有旗帜的船只是不是来路不明,都急得拚命朝着船只挥手,还脱下衣服用力甩动,就是希望引起那艘船的注意。

皇天不负苦心人,那艘船转了向,朝着他们开来……

船只近了,果然是艘游轮,吨数不小的船身上印着色泽鲜明的D字舰字样。

三人心中疑惑一闪而过。

印象中,没听过有那家游轮旅游公司所属的船只用这种方式命名的……

还没想明白,一道身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。

就在船头的位置,站着一身黑色西装笔挺的男子,这样的装扮在哪里都不会让他们觉得奇怪,但是,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艘游轮的船头上,出现这样装扮的人,就不是古怪两字可以形容的了。

三人面面相觑,都看出对方脸上同样的诧异。

是个怪人,不过眼下他们获救要紧,也顾不得救他们的人是不是怪人了。

船只一靠近,三人连忙大叫:

帮帮我们,我们不小心飘得太远了,可以送我们上岸吗?

船头男子点点头,让三人松了一口气。接着就见游轮那头抛来绳索,三人手忙脚乱地将绳索缠在帆船上,让游轮将帆船拉近。

海浪起伏,加上两艘船的高差,让帆船靠在游轮边,显得有些危险。三人正想着怎么办时,游轮下坠下绳梯,三人想都没想,就攀了上去。

要回岸上,到又稳又有遮蔽的游轮,当然比在帆船上颠簸来得好。

海浪不停拍打,游轮却稳稳地靠着帆船,让三人顺利爬上船。

应该有个非常高明的驾驶员吧!这是三人登上船时心里的想法。

那名穿着西装的奇怪男子很快迎了上来。三人见状,对看一眼,其中一人代表似地开口:

那个,我们迷失方向,无线电又失灵了,幸好遇上你们,真是谢谢你们。

虽然是说你们,但三人早注意到甲板上除了这个西装笔挺,看起来不过三十的男子之外,根本没有其它人。按理说,海上救人多少会吸引些船员或乘客观看,眼前这状况,三人是满心古怪,却又不好追问。

西装笔挺的男子勾起嘴角,像是笑,却又没有笑意。

哪里!只是时间到了。男子一脸莫测高深。

时间到了?三人一愣。

什么时间到了?另一名男子忍不住问。从这艘船出现开始,总有说不清的古怪在酝酿……

不!没什么。我是说,幸好我回航的时间到了。西装笔挺的男子这般解释,很快又扯开话题:在海上好几个小时,你们都累了吧?进来吃点东西吧!说着兀自走向船舱,三人只好跟着他走,心思被吃东西吸引住,却没注意到男子为什么知道他们已经被困好几个小时。

西装笔挺的男子领着他们到船舱里。宽阔的船舱装潢颇具品味,完全原木的设施和摆设,一看就知道价格不斐,但却同样没有其它人。

男子指着船舱一角吧台旁的长桌道:

先吃点东西补补元气吧!你们要去的地方很快就会到了。

三人的确是饿了,闻言大喜,又是不停道谢:

真是太谢谢您了。

男子微笑不语,看着三人在椅子上坐定,拿起碗筷就开始吃。

桌上有一碟热炒,一盘凉拌海带,一碗又浓又香的玉米浓汤。此外,就那么刚好地摆着三副碗筷。

菜色不算讲究,却是热腾腾刚出炉的模样,三人饿极,都没多想,只觉简单的菜肴比山珍海味还好吃。直吃了好一会,三人才想到一旁站着的男子。

呃!你不吃吗?其中一名男子尴尬地问。桌上有热食,应该是船上的人刚好要用餐吧?但问完才发现,桌上并没有多余的碗筷。

西装笔挺的男子摇摇头:

我已经吃饱了。你们尽量吃。

吃饱了?三人吃了东西,有心思想点别的,又感觉古怪了。这桌上的菜肴热腾腾的,不像有人吃过,碗筷也是干净的,怎么这人说他吃过了?

奇怪归奇怪,三人也不好意思多问。话题一拉开,又忍不住问:

那个,您在船上都穿西装吗?

即便是高级游轮,顶多就是制服。何况,就目前看起来,游轮上并没有载客,还穿着西装也实在奇怪了点。

西装笔挺的男子倒显得自在,微笑道:

这一向是我工作时的服装。

是这样?船上明明没有乘客,难道这人一登上游轮就要穿西装?果然是怪人!三人对看一眼,决定别问这人的事了。

换个话题,又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:

咦?怎么都不见其它人呢?

一艘船上,总不大可能只有一个人,这么大艘游轮,光是机组员,肯定都有两个以上,怎么他们上船这么久,都不见他们呢?

男子微微一笑,拉开一张椅子坐下,淡淡道:

这船上只有我啊!

此话一出,三人同时毛了起来。

刚刚,这人站在船头,可这船却是稳稳地靠着帆船……现在这人说,这船上只他一个?那船是谁控制的?

不自觉的,三人都放下碗筷,紧张地坐直身体。其中一人见气氛有些尴尬,只得哈哈一笑:

你、你是开玩笑的吧?哈、哈!

其余两人一想也是,船没人控制哪能停靠?多半是故意开这种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吧!

见状,男子笑了笑,也不辩解,兀自抬起手看手腕上的表。其中一人眼尖,发现表上的指针形状怪异,半弯着由粗到细,有些儿像是死神的镰刀片……

这人连忙摇摇头,甩开这个荒谬的联想。

他一定是被太阳晒昏头了,这年头哪来的死神!大白天难道还会撞鬼吗?

他正忙着安慰自己,男子放下手腕,突然开口了:

时间差不多了。你们都吃饱了吧?

时间差不多?三人没听懂,只好回答后面一句:

吃饱了。谢谢你的招待。

虽然这人很怪,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少。

哪里,冷菜冷饭,你们吃得惯就好。男子也客套地响应。

冷菜冷饭?这人怎么尽说些胡话?饭菜分明是热的啊!

才这么想着,三人的目光不自觉扫了桌上碗盘一眼。这只是思考间不自觉的动作,没想到看到的东西却让他们**发软。

桌上的热炒,成了一盘黄黑交错的沙子,凉拌成了一堆杂乱的海草,浓汤却是一碗有着小鱼游着的水!

这是什么……!

三人惊得差点昏了过去。刚刚的菜到哪里去了?为什么成了这种东西?

三人一想到他们刚才竟然吃了沙子、海草,还有活生生的小鱼,就觉得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,喘不过气,也说不出话。胃在翻滚,想吐却吐不出来。

怎么啦?你们刚才吃的就是这个啊!味道还不赖吧?西装笔挺的男子微笑地道。

那笑,很深但很冷,霜似的冻结了三人的心脏,三人只觉得%.口越来越紧缩、越来越痛。全身力气瞬间消失,瘫软地摔下椅子,跌在舱板上。

就在这时,四周的景象突然一变!舱房消失了、华丽的装潢消失了、桌子消失了、地板也消失了!三人感觉身下一空,迅速坠落!噗地落到水中。

阳光正烈,沁凉的海水一瞬间变得如寒冰般冻人。

啊──!三人想惨叫,却发不出声音,想挣扎,却在紧揪着的%.口痛楚下,连摆动手脚都困难。

冰冷的水灌入口鼻,痛苦没有很久,海水像是瞬间冻结了意识,对死亡的感觉也只在那一瞬,沉灭的意识伴着沉坠的身躯。那就是结束……圆瞪的双眼,最后映着的是无垠的碧蓝苍穹。意识最后那一点,记忆的是惊骇与茫然。

西装笔挺的男子,稳稳地站在海面上,俯视缓缓消失身影的三人,起伏翻涌的海浪似乎对他没半点影响。海风呼啸,最后一个浪头,淹没了最后一眼、最后的遗憾。

死亡就是这么一回事,再多眷恋,死后,就连浪花都不会为它惋惜,不留情地卷走、碎裂、消没。

长叹一口气,仰头望着天空。

天依然碧蓝,死亡、绝望都不会让它褪色,这就是世界的真理。

蹲**身,低下头,略显苍白的手按进海面,缓缓回抽,淡淡的白影在指间延伸。男子看着,嘴里低声呢喃道:

亡灵的引导者,此刻,你们找到死亡的道路。

说着,白影旋转、消失,男子抬起头朝向阳光,紧闭着眼,脸上僵硬的线条,像在诉说痛苦。

接引了亡者,却接引不了死亡的遗憾……

多么诡异的安排?几个小时前,帆船上的三人就落入了死亡的边缘世界,等着亡灵接引者做最后的结束。命运的框框,框着每个人,生者、亡者,谁都逃不掉,亡灵接引者,不过是工具罢了……他明白,却不能释怀。

抛开感叹,男子站起身,收拾心情。

他必须放下对已死之人的愧疚和罪恶感,因为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。很多遗憾无法弥补,而有些遗憾,他想尽量减少。

虽然经过这一番耽搁,但他并不太担心,因为,在生与死的交界,时间的意义会截然不同。在界在线的一小时,生者的世界,不过十几分钟罢了。他有很足够的时间回去与朗一会合,之后,他的任务就是尽量让朗一的生命,画下最好的句点。

朗一坐在堤防上,远远看着白色的海滩和飞舞的浪花,反反复覆,韵律来去。

嬉戏的人们脸上欢娱的笑容感染了朗一,让他也情不自禁微笑起来。

曾经在冲浪板上活跃的他,如今只能望着海洋和人群,竟然也没有太多失望或遗憾。他清楚明白,下一刻他可能连这样微薄快乐都会失去,又怎能挑剔?只要能分享一点喜悦的感觉,尽管属于他人都好。

杜先生已经离开好一会了,朗一心中有些不安。没有手表,朗一不清楚到底等多久,但没有杜先生在身边,他心里还是不踏实。

毕竟,他的病是在杜先生来了之后才稳定的。杜先生一不在,他总有那总随时可能发病的担忧。或许他该听杜先生的话,上车去休息……

朗一摇头甩去无谓的担忧。

他真的想太多了。他开始依赖杜先生了,他应该学着更独立一点才对。就算下一刻发病了,他也该平静接受才是,毕竟,能看着天空、海洋走完最后一程,已经是几个月前病房里的他想都不敢想的奢望。

就在朗一被自己思绪困扰着的时候,孩童的尖叫喧闹声从背后传来。朗一还来不及回头看清楚,一样物事却从侧边砸上他的头!

一瞬间,朗一眼前一暗,虚弱的身体一晃,险些掉下堤防。

抓着水泥堤岸,朗一惊魂未定,昏沉之际,看到一颗皮球掉下堤防。

原来是颗小皮球打中他,没想到他虚弱到一颗小皮球也能打昏他。

朗一一边晃着昏沉的头,一边无奈地想。

哥哥……对不起。稚嫩的童音响起,软软的,带着愧疚,听起来却莫名地遥远。

朗一顺着声音看过去,视线有点迷蒙,看不清楚来到他身旁道歉的孩子长得什么模样,只能连忙安慰:

没、没关系。我没事……只要度过晕眩就没事了。

朗一甩了几次头,一直甩不掉晕眩感。不只如此,呼吸也开始不顺。朗一逼迫自己深吸几口气,好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些。

真是抱歉,小孩子淘气,你没事吧?紧接着是一个大人的影子,低沉的声音和宠溺中夹杂无奈的语气说明了他的身分,孩子的父亲。

朗一摇摇头,努力挤出笑容想要安慰这对父子,不过连他也不知道这笑容究竟成不成功。眼前有种越来越黑的感觉,阳光像是再也照不进来……

你真的不要紧吗?孩子的父亲口气不一样了,开始紧张。

就在朗一想要开口安慰时,一种恐怖又熟悉的震颤从颈椎蔓延开来,迅速席卷全身……

不……不……

朗一全身发抖抽蓄,恍惚中还听见孩子的父亲惊慌的叫声和小孩无措的哭叫……

力量迅速抽离,全身只剩下痛苦和熟悉又令他痛恨的渴望。

杜先生……杜先生在哪里?

朗一很清楚他的病一但发病,会是怎样生死一瞬,但,不知不觉,朗一就是相信只要杜先生在,他一定能安然度过。

究竟过了多久?朗一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暗,渴望越来越大。

来不及了……朗一就是知道,一切已经来不及了。意识越来越模糊,直觉地,他知道最后一刻已经来了。朗一努力睁大眼睛,想看清楚天空,眼前却是糊成一片的黑影。

光呢?

奶奶……朗一**着叫喊他唯一的亲人。那是他唯一的牵挂,等不到他回去的老奶奶……

朗一全身痛得揪在一起,听不见也感觉不到……所剩下的是只有发病才会有的渴望……

他要水,好想要水……他可以不要呼吸,只要有水……有水就可以解救他全身纠结成一团的肌肉和神经……有水就可以舒缓他从血液开始沸腾怒吼的干热……

水……水呢?

谁……给他水?快给他水……!

一片黑暗中,一个人影逐渐清晰。

是杜先生?朗一努力想看清楚那人的容貌,却在不停模糊的视线影响下,怎么都看不清。隐约,那人向他伸出了手。

朗一的完全被那只手吸引了,因为那苍白的手上,捧着清澈冰凉的水,源源不绝地涌出,多余的水自指缝溢出、落下,滴滴答答的声音完全勾住了朗一的灵魂。

水……他要的水……

一瞬间,他挣脱了所有痛苦,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……

close

猜你喜欢

异能小说 灵异小说 玄幻女强小说 腹黑小说
异能小说
异能小说

想要看主人公具有一些超越常人的特殊能力的小说?天生拥有!后天觉醒!异能爆发!想要看异能小说的看官们可以看过来了本次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为大家带来了好看的异能小说大全。

查看更多>
  • 60064
    60064

   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 / 王瑞峰,血色警戒

    2020/03/05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女主总是出戏
    女主总是出戏

    穿越 / 乔铭琛,杨棉花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重生之豪门狂妻
    重生之豪门狂妻

    玄幻 / 霍庭深,程颜惜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我的恶魔男友
    我的恶魔男友

    玄幻 / 苏智远,吴颜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驱魔俏佳人
    驱魔俏佳人

   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 / 许伯安,许如铃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异能赌神
    异能赌神

    异能 / 萧遥,火稚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灵异小说
灵异小说

漂浮的鬼怪和行走在黑夜的僵尸,他们正在对你讲述着这一些其他人都听不到的故事哟!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本次为你提供了最优质好看的灵异小说!更多精彩小说,尽在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网!

查看更多>
  • 孤魂收容所
    孤魂收容所

    灵异 / 柯烨,白小溪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凤西燕山
    凤西燕山

    灵异 / 阮燕山,涂蔓丽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阴婚
    阴婚

    灵异 / 叶坤,白冰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乡村桃运神医
    乡村桃运神医

   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 / 吴虎,柳春梅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从狐妖开始碾压
    从狐妖开始碾压

    玄幻 / 宁阳,蓉蓉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  •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
    我的千年僵尸女友

    灵异 / 方南,花秀兰

    2020/03/04 | 0 人已阅

    评分:5.0

玄幻女强小说
玄幻女强小说

玄幻女强小说,以光怪陆离的玄幻世界为背景,以女主视觉描写的女强小说!想看强悍的女主人公用炫酷的技能称霸大陆吗?那就来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,看玄幻女强小说吧!

查看更多>
腹黑小说
腹黑小说

腹黑小说外表善良,温柔,内心邪恶的一类人的小说,进行演技化的伪装掩盖,使人看起来总是笑意充沛,温和无害,亲切有加。腹黑小说全集老铁为您提供!

查看更多>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腾讯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 腾讯游戏ALL Right severed 联系QQ: